首页

缚春情第1章 归来

“老祖宗,大爷回来了。”

“老祖宗,大爷他回来了……”

一道略显苍老浑厚的声音自城阳侯府门房处开,紧接着外院下人都跟着乱了起来。

江老夫人正领着侯府女眷在海棠园听戏,眼看着府中老嬷嬷涕泗横流爬了进来。

那悲怆中带着兴奋的哭声万分惹人怜,还不等整理脑中思绪,宋挽便见门外走进二人。

当中男子身形颀长,眉峰如剑。

他仍是那副俊朗倜傥的温润公子模样,只是没了少时的青涩腼腆,多了几分成年男子方有的坚毅同冷峻,仿似一柄收剑入鞘的利刃,敛着那股锐意锋芒。

“易儿。”

江老夫人扑上前,将侯府嫡孙紧紧抱进怀中。

男人低声安慰着自家祖母,待抬起头见到宋挽时,忽是一怔。

宋挽朝他福身行礼,心头思绪颇多。

江宋二府世代交好,她同江行简相识十二载,自定下婚约。自她六岁读书识字初学女工起,便日日被府中教养嬷嬷耳提面命教导妇言妇功,只为日后做江家妇而准备。

可谁都没想到,六年前江行简同城阳侯去边关押送粮草,被邻国游军偷袭,父子二人双双殒命。

而她,则成了上京中年纪最小的望门寡。

她抱着江行简灵位嫁入城阳侯府那年,不过十一二岁,如今守寡六年,她的夫君却突然平安归来,且还带了位女子。

宋挽去看站在不远处的女子,那女子生得清秀娇美,一双猫儿眼似的眸子灵动俏丽,身上穿着件葱绿色攒丝软烟罗曳地裙,头上简简单单着根白玉嵌珠发簪,颇有几分娇俏可人的模样。

她收回目光,静默不语。

“易儿,快让娘亲看看。”

江母拉着江行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江老夫人在一旁默默垂泪。

宋挽见她二人哭得失了声,指着丫鬟让人去请府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2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