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缚春情第279章 万宵

沈千聿与宋挽故去后,万宵同吉荣便整日坐在小院中沉默对饮。因先皇有遗诏,丧期庶务从简,是以二十一日过宫中便再听不见哭声。

万宵仰躺在椅上,身上穿得还是白色素服,有几分皱但尚算净。

好似自沈千聿离开后,他同吉荣便不知该如何生活了。

皇帝身边有六垚照看,东厂亦有崔荇接手,他同吉荣两把老骨头如今竟再无用处。

“今儿太阳晒得厉害,晒得我骨头都酥了。”

吉荣坐在廊檐下,轻声喃喃。

万宵闻言嗤笑一声:“如何是晒得酥了?分明是老得不中用了。”

他握着手中酒壶,悠哉悠哉晃了起来。

“咱们……也该寻一地界养老了。”

艰难站起身,吉荣走到万宵身边淡声道:“这院子已不适合你我,以我对圣上的了解他怕是要将这里封存起来的,咱们便不在这里耽误圣上时间了罢。”

万宵闻言指尖无意识拈了拈。

他二人的确不该再留在此处,可不在此处又有何处可去?

宫中虽有别院,但他二人自高位而退,若是识趣便不该再留在宫中,而是该给六垚同崔荇让出位置。

而出宫……

他同吉荣在宫外俱有府邸,可偌大一个宅子空荡荡的,他二人并不耐去。

万宵回头看了一眼沈千聿同宋挽曾住过的屋子,长叹一声。

如今那屋子门窗紧闭,可他好像可听见沈千聿的声音一般。好似下一刻,沈千聿便要歪歪斜斜从屋中出来,再呲上他几句。

想到此,万宵哼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你且说,咱二人要住到何处去?”

“我不知,正想问问你。”

动作滞涩蹲下身,吉荣坐在白玉石阶上,仰头看着晴空微微勾。

他们这样的身份,无所去处。

内侍同寻常男子不同,年纪越大身体愈发不堪。他想着自己同万宵还可做个伴,总不至于一人孤独至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6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