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收服人心

叶春花眼睛瞪得老大:不用玩这么大吧?这么多书?还都是佶屈聱牙的古文?

杜若笙拿帕子捂着嘴,半晌后脸色微红。

笑笑笑,有什么好笑?叶春花瞪了眼杜若笙,杜若笙越发捂起脸来,这一次,连肩膀都在耸。

“女诫要背诵。三日再来。”

叶春花咽了口唾沫,现学现卖地做了个长揖:“是……”

要人命啊,三天背本书?

当然,她只能暗中腹诽,明面上可不能表现出来——白氏看着不像是闹着玩的,她的前途也不是闹着玩的。

“我乏了,春花,你先回去吧,三日后再来。”白氏挥挥手,重又慵懒地靠倒在躺椅上。

杜若笙领着叶春花在院中等候,不多久墨竹便抱了个布袋来。

暖春虽然会武,但也背得有些吃力。

这让叶春花忍不住叹息一声,又叹息一声。

“寻常姑娘都是这般背诵的,背不来便默一遍,如此反复,三天着实不算难为你。”

叶春花长吁一口气:你们习惯这种潜词造句,我一现代人,去背这种经常主谓倒置的古文,真的是件极要命的事。

光是词句里的意思,都要费半天时间去注释。

带着暖春回酒肆后,太阳已经偏西。

就这大半天的时间,初夏已经跟酒肆里的那些个打成一片了。听到叶春花说要三日后再来镇上,众人都有些不舍。

“小妮子还挺有手段。”

“我那是招人喜欢。”

黄小铃笑嘻嘻地:“初夏见识多,说了好多名人雅士的故事呢。”

张梅芳也道:“穿着打扮,开面妆容,她都精通。”

初夏眯着眼:“姐姐们抬爱。”

几个女孩又嬉闹着说了会儿话,杜若笙着人送来了初夏和暖春的衣物,紧接着三叔便也到了。

叶春花带着两个丫头与三叔几人一块儿离了龙泉镇。

回去的路也很安静,二皇子派下的刺客没有再动手。

“小姐,有人跟踪。”暖春附耳。

“意料之中。云师兄不在,否则哪有这些恼人的苍蝇。”叶春花不动声色。

她不敢在三叔这个捕快面前使毒,那些人也不敢动手。

如此,倒也相安无事。

暖春虽尽心提防着,但也神色如常地看着初夏和三叔几人拉家常。

叶春花对暖春很是满意——听初夏的语气,立秋的武功似乎还高些。但还好是选了暖春,否则身边站个冷酷的丫头,恐怕还不好与村里人打交道。

回到吴家村后,跟踪的人没了踪影,叶春花带着两个丫头回了家。

她们回到家时,正好碰到吴忠福端了空碗从云逍遥房里出来。

原来,这一晚,却是张招弟煮好了晚饭,在等着她。

两个丫头估摸有些紧张,但面上她们还挺自在,只能从初夏紧握着的小手上看出来。

吃饭时,刘老太太极惊讶于两个丫头的出现。听闻两个小女孩是叶春花新买的丫头,不由得叹口气:“春花啊,吃不穷,穿不穷,不会打算才会穷。你才有点发家的样子,就这么迫不及待地买了丫鬟?”

初夏见叶春花支吾着不敢开口,又见刘老太太拐棍顿地气势很足,哪怕开口。

暖春看看这个,再看看那个,最后挤了句话出来:“回老太太,我们能做事,人还不贵。主要主子计划着要开分号,才买了我们回来。”

刘老太太噎住了。

叶春花暗暗竖了个拇指:厉害!

“坐吧,吃饭吧。”刘老太太叹口气:“得了,银两不是我挣的,怎么花我也管不着。吃饭吃饭。”

虽说叶春花早说过是放假,但两人哪敢坐着。

刘老太太看拗不过两人,便别别扭扭地端了碗要去盛饭。

初夏道:“我来,老太太坐好。”

“什么?你们两不仅要盯着我吃饭,还要帮我盛饭?我可没这习惯。”

暖春花见刘老太太气性又起来了,也不多说,直接抢过饭碗,给刘老太盛了一碗。tv更新最快../

刘老太太又被噎住。

这顿饭吃得极为尴尬,倒是张招娣因为有孕的缘故顾不上那许多,还有小阿璃不懂事,最后也只有两人吃饱。

吃过饭后,两个丫头又把碗筷收拾了,自个儿蹲在黑漆漆的厨房吃起了剩饭。

“这个样子不行啊。我们被盯着吃不下,她们又不上桌。春花,你既买了人闺女,就要善待她们。别在长身体的时候,把她们饿坏。”

叶春花沉吟着:“婆婆说得是。往后厨房的事就交给她们了,明天我就带着她们去熟悉一下田地。以后菜啊饭啊,她们想吃什么就自己做,我们吃饭,她们也吃饭。”

最重要的是,要把银子交给她们,也好让她们日日去镇上采购点新鲜菜点。赚钱不就是用来花?

嗯,还得给她们备个马回到家后,初夏和暖春抢下了叶春花的活儿,开始烧水。

等吴忠福过来伺候云逍遥时,阿璃都已经洗好香香了。

也不知道初夏究竟是有什么样的亲和力,连阿璃都赖在初夏身上不下来,抱都不要叶春花抱。

“得了,事情都被你们俩做完了!”落了个轻闲的叶春花有些满足:“难怪富贵人家都要请下人,五指不沾水的,真是舒服。就是辛苦你们了,你们是一等丫鬟,想来连碗筷都没洗过的吧?”

“我是从厨房开始做起的。”初夏指指暖春:“暖春从小被老爷看上,一进府就开始习武,约摸是没做过脏活累活。”

暖春瞟了眼初夏:“习武可比在厨房累得多。”

初夏顿时被噎住,半晌后才跺了下脚:“哼!难怪阿璃说你凶!你这人真真无趣得很!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就要气死人!”

叶春花撑着下巴看初夏张牙舞爪,暖春端着脸岿然不动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行了,你们俩个。初夏你哄好孩子,暖春,你跟我过来。”

暖春迟疑着跟上了叶春花的脚步。

“那处,住着的那位叫云逍遥。就是你原老爷,杜如晦的师弟。也是跟了鬼谷子最久,最受鬼谷子疼爱的弟子。”叶春花四下里看了看,鬼头鬼脑地冲着暖春眨眼:“现成的师傅,你要不要?”